I am still a pig

  昨天口语课上Peter谈到喝酒吸烟,还问我是不是也吸。就要顺口说出不时,几年尘封记忆涌上来了。
在那个垃圾的学院,学着没有前途的专业,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堕落。上果是罕事,学习是怪事;常通宵,网吧是家;有钱有兴致时花生下啤酒,穷困郁闷时白干烧闷烟幻想五百万;偶尔发疯闲步绕城转圈到夜深……
  我和猪是我们班最小的两个,在那里我们长到了十八岁,也算是跟上了成人世界的节拍。
  当我要离开时,很多人也想走,但他们却不能,他们说,他们太老了,不能回头了。悲哀离别时深深的体会到了年青就是财富。但猪没有走,他说那日子很快乐。
  1,2,终于在第三次考试后来到了现在的学校,从社会学转到现在的专业,虽然还上网但已不旷课,不沾烟酒了。
  1,2,3,快四年了,他们有人考上了公务员,有人考了研究生,但更多的人却在焦头烂额找工作。原来学了社会学也不能很容易的适应社会的。猪会说我选择是对的吗?会后悔吗?我不知,但我相信他的大学生活是很快乐的,也相信他真的像头猪,无忧无虑在圈里呆了四年,但现在出栏了。
  有人说经济会萧条三年,那年我也得出栏了,因为I am still a pig.  虽然有想改变,但这是我的本性,一切妄为全是徒劳。I 'm really tired now. I just hope that I woud be a happy pig.

  

No tags for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