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人”,“我”的关系 (朱雷的论文)2007-10-06

社会与“人”,“我”的关系
朱雷 法管系05级3班 050503007

摘要 社会是人类生活的共同体,社会为“人”而生,正因有了人的出现“人”的发展,才出现了社会,社会不存在,人就会缺少交流。“人”是社会的基本组成要素,两者相互联系,不可或缺。“我”属于“人”,当然也属于“社会”,因此正确认识“社会”与“人”的关系,“社会”与“我”的关系相当重要。

关键词 社会 人 我 关系 重要

自古以来,社会并是人类存在的载体,可以说社会与“人”有难舍难分的关系,社会给予人类必须的物质精神生活基础,社会是以人为基础而存在的马克思认为社会在本质上是生产关系的总和,它是以共同生产物质活动为基础而相互联系的人民的有机总体,因此,可以说缺少了“人”就没有社会的存在,社会的所有都是“人”创造的,社会之所以能成为社会,它主要是由“人”支撑的,就连“社会”这个名词也是由人类发明出来的,社会离不开“人”。在西方对社会的含义有两大派别,一派是唯实派,他们认为:社会不仅仅是个人之集合,它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东西,是真实存在的实体。它的主要代表人物有:的国的乔治-齐美尔,法国的迪尔克姆;例外一派叫唯名派,他们认为:社会是代表具有相同特征的人的集合,它是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是空名,而非实体,真实存在的只是个人,其代表人物有美国的FH,法国的G塔尔德等。两大派别的理论差异如此之大,但他们有相同的观点:社会是人的集合,社会离不开人。

人与人交往中,要有桥梁,要有纽带,这个桥梁这个纽带当然就是“社会”毕竟“人”已经溶入社会,人类的一切活动都得与社会有关,都不能离开社会,社会环境的多样性就决定了“人”不可以只依靠自身就完成各项人生发展任务。作为社会系统的元素,“人”总是处于家庭,学校,组织,社会,文化的 单系统或多系统的交叉场景中的,技术是圣人也不例外,因为圣人的出现 ,“出生”是他的必要条件,一般出生在家庭,然而家庭就是一个初级社会群体,既刚刚出生就已经进入了社会,与之有了不解的关系,从古到今,有不少观点认为人类行为与社会有密切关系,例如帕森斯的结构功能论,贝塔朗菲的一般系统论,勒温的生态模型,马克思的冲突论,米德的符号互动论等等。这些都是名震海内外, 流传与千百世的名言。现金世界分为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不管是哪种社会制度,“人”就其身体机理而言,属于动物王国,动物用其特有的活动方式行事,而特有的活动方式则是由遗传形成的神经结构所决定的,动物按自然的生物学法则“生活”然而重要的是“人”是一个全新的种属,超越自然,生命有了自我意识所以就能溶入社会,与社会共存,以至可以认识社会,通过社会来交流这就大大超出了“人”的本能范围。因此人是属于社会,社会离不开人。它们已经分不开了。

作为个人的“我”来说,“我”与社会存在者附属关系,虽然个人的行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相当复杂,这种依据关系常常依据具体问题,具体环境差异有所不同。“我”必须适应环境,处于一定的社会环境中的“我”有能力改变自己的行为,“我”的行为更会受到环境的影响,特别是对人格的定型。所以说“我”对社会的影响不是很大,社会对我来说就十分重要,关系者“我”前途,“我”的未来。“我”所有活动都将在社会中进行,包括学习,工作,交流经验等。

也许“我”与社会有矛盾,但“我”与“社会”决不能对立,在“我”与“社会”的对立这个问题上,西方的一为学者做出了精妙的分析,他认为:与社会分离处于其外部的‘我’这个表象,像我们今天所认识的样子,并不是所有时期和所有社会中都存在的。我们特有的家庭观念,我们特有的人的形象,实际上在人类历史上出现的相当晚,首先在古代社会的有限范围内,在很短的时期内慢慢出现了,然后从人民所说的文艺复兴时期开始,从新出现在西方社会。”“我”的身份,表象在不同的社会时期是变化的,人格结构特点也是不断变化的,“我”与社会相互“依赖”,但这种依赖并不存在平等性,平衡性,毕竟“我”只是个人,无法形成对社会有多大影响,“我”的经验可以在多方面多个框架中得到安置,这种框架的多样性把我们 带到了看待个人碎片化观点。例如,在对话分析中,技术“我”这个代词指向发话人,技术他是自述的实体,这也不会意味着每次我们用他的话的时候,我们都得以他的话为标准,我们都得以自己为中心,“我”依赖与“社会”,这是历史的遗产,具有必然性。

参考书目:郑杭生/社会学概论新修/中国人民出版社2002

王思斌/社会工作导论/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Les Nouvelles Sociologies/新社会学/社会科献 出版社1995

弗洛姆/健全社会学/贵州人民出版社1995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