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后的追忆……

记得我曾想过一个很好的气氛:在天星寨上,一个冬天。我去到那个水库,水库里所有的草都枯黄了。四周是松树,还有烟雾,反正不能见到远处的东西景色,当然可照在阳光下,数数天上的淡云,偶尔(极少的时候也有一只鸟掠过)。我就坐在水边的枯草上,暴在阳光下,脑袋空空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睁开双目,看见水中的天好像与天上的一模一样,突然,一中虫在水中弄起了一圈圈的波,当波传到我这里时,我看见白云变形了,一动再一动,然后过了很久,但我却见那去还在涌动,我揉了揉眼睛,但那云仍似在动,我又凝视了那水许久。突然一只鸟掠过水面云下云上,很快不见了。我忽地伸出手去抓那鸟,只能见到天塌了,云散了,一阵风从不知哪儿溜出来,吹过这里,我清醒了一会儿:这里——盆地中的盆地,怎么会有风呢?我抬头望天空,云在飘。“天,你为什么要吹风?”寂静的山林里,我在发呆,我觉得冷,好冷。冬日的阳光原来却也不是很暖。我下意识地将手介入口袋,我摸到了一盒火柴(好像我身上一直带着的哦),我八了一堆草,点着了,火苗快乐地跳动着,还不时地发出声音来。好暖。再看看水中,水中没有火为,只有青烟,“不是外面的东西都有吗?真的是水火不容嘛?”我试着划着了一根火柴,但又是一阵风,我毫无准备(我已脱去外套),于是我的火柴掉下了,浸在水中了,又是一圈圈的微笑,大笑的波纹。“你笑谁呢?”我没有多想,迅速跑到了火边,真温暖。前边一切东西都在浮动,但绝不是在水波中的样子,因为火与烟后面的东西是真实地存在的,而水中摇动的东西却是不存在的,至少水中没有。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又是一阵风,那堆火趁势左右出击,有的甚至飞行起来了,我看见前面一条火线,几个快乐的小家庭,风没有方向,我闻到了那令人向往的气味:烟真的比四周的雾好看好闻,好动,火也是。这寂静的盆地只有它们在动,动的它们在说话,我沉浸在美妙之中,慢慢地又睡着了。忽然我觉得好热,好热,好像还很吵,我不奈烦了。我睁开双目,好个天啊!全是蓝色烟雾,红通的火光,壮丽的景色,但好像是山林着火了,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天啊,这是谁啊?我惊呆了,我惊起了,苦草有些暗红,冬日在微笑,原来……

天星寨:

No tags for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