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黑客14年流变

2008,中国黑客14年流变
作者:佚名    来源:黑客营地整理    点击数: 109   更新时间:2008年02月19日
2008,中国黑客14年流变

肖容  

世界上本来没有黑客,有了互联网就有了黑客。

如果说黑客就是盗贼,很多人会很不服气。尤其是黑客自己,他们总是会把自己跟古代的侠客们相提并论,因为他们在替天行道。

不错,过去的那个年代里,黑客曾经是大众眼里的明星,是无数年轻人梦想里的侠客。

但是,经过10多年大浪淘沙之后,黑客发生了流变。一些人早期的“大侠”主动接受了“招安”,走出了“黑”道,进入了网络信息安全领域,成了维护网络秩序的专家,洗白了自己;另一些“大虾”则蝇营狗苟,变本加厉的在互联网上“打家劫舍”,为谋取暴利而游走于法律边缘;还有一帮80后乃至90后扑上网络的小孩子,无休无止的泡在黑客网站上,学会了些雕虫小技而四处招摇撞骗。

有人说,以前的黑客是雅皮士运动,不以牟利为目的,提倡的是反传统、反商业的文化精神。而现在,这些精神在中国已经完全沦丧,黑客已经沦落为利益链条的一份子。

可以说,经过十余年的演变,原始的黑客精神渐行渐远,日薄西山,乃至落下了地平线,越来越多铜臭气息弥散到了这个神秘而恐怖的世界,黑客变成了毒客,大侠变成了恶霸。

1. 中国黑客的原始萌动

据互联网实验室的《中国互联网大事记》记载,1994年4月20日,中国NCFC工程通过美国Sprint公司连入Internet的64K国际专线开通,实现了与Internet的全功能连接,中国成为直接接入Internet的国家。互联网终于面向中国人民开放了,可以说,从那时候算起,中国黑客开始了原始萌动。

在当时,电脑还是一件价值在2万元以上的奢侈品,买一个拨号上网的猫,速率2400bps,则需要花3000多块钱。如果谁拥有一台386、486能拨号上网的古董电脑,好比拥有一台宝马。对于老百姓来说,互联网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人们只能在2年以后出版的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中看见些端倪。只有一小部分人,在计算机专业的参考书刊中,才能发现几行与网络相关的文字,那些人主要为科研人员和有钱有闲的人士。

1996年是中国黑客诞生牙牙学语的时期。这一年,中国的互联网开始了步入百姓家庭。这年10月,中国互联网出现第一个“明星”——瀛海威。这年11月15日,实华开公司在北京首都体育馆旁边开设了实华开网络咖啡屋,这是中国第一家网络咖啡屋。这年12月,中国电信开始实行优惠上网政策,中国公众多媒体通信网(169网)开始全面启动,广东视聆通、天府热线、上海热线作为首批站点正式开通。同年,有为数不多的中国人开始尝试建立BBS。

这一年,英国17岁的女中学生莱安诺·拉斯特凭想象写出的《骇客帝国》,成为年度畅销书,“hacker”这个词随之传入中国,被富有想象力的译为“黑客”,一时间,引发了无数文弱书生们对国外黑客牛人们的崇拜和对行侠仗义的憧憬。

1997年,中国最老牌的黑客组织“绿色兵团”成立,黑客从此有了自己的江湖。

有记载显示,在遥远的1997年,YAHOO搜索引擎中已收录了7个跟黑客相关的简体中文网页。“黑客”作为一个专有名词,已经开始飞向千家万户的PC中,但当时黑客都比较初级,类似土八路,所掌握的最高技术是邮箱炸弹,并且多数是国外的工具,完全没有自己的黑客武器。但从那时候起,中国黑客们开始追随着一个精神领袖:凯文•米特尼克,世界头号黑客。这位传奇性人物不单单的领导着美国黑客的思想,也极大的影响了中国黑客前进与探索的方向。

黑客是中国网络第一个被定义为“客”的群体,从那时候起,凡属于与中国某种网络新事物相关的群体都被以“客”为后缀命名,比如“闪客”、“博客”。“客”现象的出现带动了中国人对网络的热情。正是从这个时期起,马化腾(PonyMa)、钟东(Dr.Arab)、罗依(RoyLuo)、潘德强(RiverPan)、求伯君VincentQiu(卫生球)、高春辉、边城浪子等众多明星开始引领起中国软件与互联网业发展的浪潮。

2. 中国黑客初长成

1998年绝对是中国黑客发展史应该大书特书的一年。

1998年6月16日,上海某信息网的工作人员在例行检查时,发现网络遭到不速之客的袭击。7月13日,犯罪嫌疑人杨某被逮捕。这是我国第一例电脑黑客事件。

经调查,此黑客先后侵入网络中的8台服务器,破译了网络大部分工作人员和500多个合法用户的帐号和密码,其中包括两台服务器上超级用户的帐号和密码。

该黑客杨某,是年22岁,是国内一著名高校数学研究所计算数学专业的直升研究生,具有国家计算机软件高级程序员资格证书,具有相当高的计算机技术技能。据说,他进行电脑犯罪的历史可追溯到1996年。当时,杨某借助某高校校园网攻击了某科技网并获得成功。此后,杨某又利用为一电脑公司工作的机会,进入上海某信息网络,其间仅非法使用时间就达2000多小时,造成这一网络直接经接损失高达1.6万元人民币。

据悉,杨某是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罪名被逮捕的。据有关人士考证,这是修订后的刑法实施以来,我国第一起以该罪名侦查批捕的刑事犯罪案件。

正当人们惊诧于黑客如何破坏电脑的时候,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一款名叫“Back orifice”的黑客软件,通过海底缆线迅速传到了中国,当时,有很多网友就是使用这款软件开始了对黑客生涯的初恋。

但是BO还没来得及在国人面前展示它的威力,CIH病毒大规模爆发了。这个有史以来第一个以感染主板BIOS为主要攻击目标的病毒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数百亿元的损失,也让大陆黑客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头的震撼。

正当大家正在忙于为杀毒而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次国际性事件掀起了中国黑客首次浪潮。

1998年7-8月份,在印度尼西亚爆发了大规模排华事件。众多华人妇女被野蛮的强奸杀害,华人的商店超市被抢夺一空,丧失人性的印尼反华分子还将大量残害华人的图片发到了互联网上。这一系列行为激怒了刚刚学会蹒跚走步的中国黑客们,他们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一起,谋划惩治报复的计划,有些人开始组织起来,以八至六人为单位,向印尼政府网站的信箱中发送垃圾邮件,用Ping的方式攻击印尼网站。

这些很原始的攻击方法造就了中国黑客最初的团结与合作的精神,为后来的中国红客的形成铺垫了基础。

印尼排华事件,吸引了一大批网友投身于黑客活动中,有些人在攻击过后又回到了现实生活中,有些人则从此开始了对黑客理想的执著追求。同样这次事件也使得“绿色兵团”这个黑客组织的名字享誉中国互联网,并造就了后来的“中联绿盟”。

轰轰烈烈的印尼排华事件过后,中国黑客斗志被大大激发,黑客技术性网站也开始逐渐增多,新的黑客技术高手也再次涌现。

3. 中国黑客大练兵

1999年,中国黑客发展的历史上产生了一个高峰。这一年正是网络泡沫高度泛滥的顶峰,黑客在这阵势不可挡的浪潮中不可避免地泛起了泡沫,刚刚起步的中国黑客们,开
始筹建规划自己的势力范围。从1999年到2000 年,中国黑客联盟、中国鹰派、中国红客联盟等一大批黑客网站兴起,带来了黑客普及教育。不仅年轻人急于赶上这股浪潮,家长们也格外的支持,一位家长对参加中美黑客大战的儿子说:学了这么多年电脑,也该到报效祖国的时候了。

中美黑客大战源于4月的中美冲突。2000年4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斯拉夫塞尔维亚共和国发动了战争,美国轰炸机悍然轰炸了我驻南联盟大使馆。消息一经传出,举国震惊,全国各大网站论坛的帖子与信息流量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峰。中国黑客又一次大规模的团结起来,纷纷开展了对美国网站的攻击。一时间,中国的黑客抛却了自己心目中的美国精神领袖,代之以满腔的愤怒和仇恨。

在中国大使馆被炸后的第二天,中国红客网站宣布诞生。中国红客网站长“分析家”在看完中午的新闻后,以半个小时的时间做完了这个网站,并初步定名为“中国红客之祖国团结阵线”(随后改名为中国红客之祖国统一战线),以宣扬爱国主义红客精神为主导,网站宣言中引用了毛泽东青年时极富煽动力的名言:“国家是我们的国家,人民是我们的人民,我们不喊谁喊?我们不干谁干?”网站在短短的数天内访问量高达50多万,并出现在新浪网的新闻链接中,中国红客从此成为了世界黑客中一个新生的群体,爱国与团结的精神理念号召他们不断的磨练自己的技术。在那次黑客战争中,全世界的华人首次团结一致,众多美国网站被攻击,大规模的垃圾邮件也使得美国众多邮件服务器瘫痪失灵,中国黑客战争取得了让世界惊讶的胜利。

4. 浮躁:小毛孩子当黑客

2000年,中国互联网在第一次热潮中,达到了历史新高,网吧也在全国各地蜂拥出现,网民数量猛翻一番,黑客随之水涨船高。众多的黑客工具与软件使得进入黑客的门槛大大降低,黑客不再是网络高手的代名词,有人说,“那些(黑客)就是毛孩子,嘴里还叼着棒棒糖手里翻着小学课本呢。”这种情况是无法预料的,中国黑客的队伍开始鱼龙混杂起来。

与此同时,很多黑客组织雨后春笋般纷纷诞生。这时候,黑客队伍开始了分化,有人将这时国内的黑客分成三种类型,一种是以中国红客为代表,略带政治性色彩与爱国主义情结的黑客。另外一种是以蓝客为代表,他们热衷于纯粹的互联网安全技术,对于其它问题不关心的技术黑客。最后一种就是完全追求黑客原始本质精神,不关心政治,对技术也不疯狂的追捧的原色黑客。

在这一年中,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现象发生了。由于中国黑客群体的迅速扩大,导致了众多伪黑客的出现。其中,以炒作满舟《黑客攻击防范秘技》事件最为突出。这名自称为“中国安全将军”的高中生少年,在互联网上抄袭了大量黑客的文章和作品,然后堂而皇之的署上自己的名字交由一家电子出版公司,大张旗鼓的炒作出版。这本错字连篇且只能算是资料汇总的小册子,将伪黑客的滑稽行为推向了极致。此后很多对技术一窍不通的伪黑客以各种方式上演了一幕幕的闹剧,不但亵渎了中国黑客的精神,也成为中国黑客史上最为肮脏的角落。

随着互联网高速发展,黑客一词引爆流行,各种媒体对此的兴趣被大大激发起来,各种黑客事件得到了空前的关注。很多商业机构希望能够抓住这个机会露一把脸,海信公司拿出了50万元,准备奖给能够突破自己的8341防火墙的黑客,一时间安全圈所有的话题都集中在海信的防火墙上。可正当黑客高手们正在为如何突破防火墙而苦苦寻觅的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海信公司的官方网站被黑了。

黑客在篡改的网页中,先是对海信公司冷嘲热讽了一通,然后对海信的安全测试活动表达了强烈质疑。但是由于黑客攻击的不是海信给出的测试网址,50万元钱的奖金也无法领取,这场异常热闹的大戏只好草草收场。

一次次的黑客事件催生了大批新生代黑客,也使他们从一开始就陷入浮躁和急于炫耀的陷阱,新生代不甘于默默无闻地摸索黑客技术,而是把技术当作玩具。

当一批小孩使用木马冰河盗取QQ号码并觉得好玩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崇拜的黑客前辈冰河却从未像他们那样肆意攻击过别人的电脑。

2004年最后一天,中国红客联盟(HUC)发起人lion关闭了这个曾经聚集了国内最多黑客爱好者的网站。这在网上激起了一波怀旧潮,一篇名为告别中国黑客的激情年代的帖子成为春节后网络上的热门转帖。中国的大部分网民(超过一半是在2002年以后才接触网络)第一次听说从1998年到2001年发生的6次中外黑客大战,他们中的一个说:就因为晚生了两年,我竟然没有赶上那么多事情。”

资深黑客大鹰对此评论说,红盟解散,说明那群小孩儿长大了。

“一个时代的终结终需要一个符号”。在流传甚广的《中国黑客谱系》一文中,对上述情况做了如此评价。或许红客联盟的解散,真的预示着黑客的终结?

5. 回顾2007:黑客变成“毒客”

1998年,台湾的陈盈豪制造了令人恐怖的CIH病毒,造成的损失在当时可谓“史无前例”,但值得一提的是,陈盈豪编写它的动机却是“出一家在广告上吹嘘‘百分之百防毒软件’的洋相”。陈盈豪 并没有通过CIH赚一分钱。

然而时至今日,国内黑客不求牟利的已经绝无仅有。在过去两年,大量流氓软件充斥国内互联网,甚至发展到人人喊打的地步。随后,病毒、木马等黑客技术也快速加入到利益链条中来。调查显示,我国有7成的网民曾经丢失过QQ帐号,6成的网民担心信息安全而不敢使用网上支付平台。

目前,中国互联网形成了惊人完善的黑客病毒产业链。在这里,制造木马、传播木马、盗窃账户信息、第三方平台销赃、洗钱,分工明确。以“灰鸽子”木马为例,木马的制造者作为生产源头,他会在木马中留有后门,在程序编完后,卖给病毒批发商(多为编写者朋友或QQ好友),批发商提高价格卖给大量的病毒零售商(网站站长或QQ群主),零售商们往往以“大虾”的形象出现,然后招募“徒弟”,教授木马病毒控制技术和盗号技术,收取“培训费”,接着将一部分“徒弟”发展为下线,专职入侵电脑盗号或窃取他人信息;被木马侵入的最底层电脑被称为“肉鸡”,这些电脑中的个人信息、账号、游戏装备、私人照片、私人视频等被专职盗号的黑客盗取后,就会在网上的正规交易网站正常交易。当然,黑客也可以将“肉鸡”倒卖给插件广告商,被控制电脑被随意投放广告,或者干脆控制电脑点击某网站广告,一举一动都能被监视。

“这是个比房地产来钱还快的暴利产业!”当熊猫烧香病毒的贩卖者王磊落网发出一声哀叹时,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据了解,“熊猫烧香”的程序设计者李俊,每天入账收入近1万元,被警方抓获后,承认自己已经获利上千万元。

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黑客变成了毒客,黑客成为黑色的“产业”,一个典型标志就是病毒制造者从单纯的炫耀技术,转变成以最大限度牟利为目的;炫耀技术的不过是希望病毒尽量被更多的人知道,而孜孜于牟利的,则通过最大程度地隐蔽病毒,以更多地牟利。

6. 2
008的殷切期盼

《黑客的道德准则》,在这本曾经被黑客视为圣经的书中,有一句话说,“通往电脑的路不止一条,所有的信息都应该是免费的,打破电脑特权,在电脑上创造艺术和美,计算机将使生活更美好。”

黑客变成毒客,这意味着黑客已经变成了网络犯罪的代名词。回望2007,熊猫烧香、灰鸽子、AV终结者,一一浮现,这些“毒王”的威胁更是无处不在:无论是网银中真实的钱,还是虚拟财产,都可能成为他们瞄准的对象。……这些病毒集中爆发,任何一个网络菜鸟都可轻松购得并成为黑客高手进行“偷、抢、骗”时,中国病毒产业成为阻碍互联网发展的恶性肿瘤。

“就好比一个人学会了武功,在没有打人之前,你不能说他是个坏人。如果他用来除暴安良,他就是侠,如果他用来打家劫舍,那他就是盗。”有“黑客头目”之称“中国鹰派”这样评论。

如今,在暴利驱使下,国内信息安全市场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中国也是世界上网络黑客攻击的主要对象和最大的受害国之一。

临近2008北京奥运会,如何保障奥运期间全国IT系统的稳定运营,是现在很多单位都在关注的议题。就在两个月前,中国还参与了亚太范围的网络应急演练,这次演练以检验阻断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的网络攻击为主要目的。

毫无疑问,在肆虐的病毒和毒王面前,我们应当加强多方合作,共同应对网络信息安全威胁。

from http://www.hackyd.com/Html/xinwenzhongxin/heikexinwen/29045087036861.html

No tags for this post.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